浦东招聘会,浦东人才市场,上海浦东人才市场招聘会,浦东新区招聘会,浦东新区人才市场,上海浦东新区招聘会,上海浦东人才招聘会,上海浦东新区人才市场招聘会,浦东招聘网,浦东人才网,上海浦东招聘会,上海浦东人才市场,上海浦东新区招聘会 手机端

         快速搜索浦东招聘会信息   浦东新区人才市场场馆分布地图

  您当前的位置: 浦东人才市场 >>招聘会Tips列表 >> 月薪5000为何留不住公交司机?曾经吃香的“国企饭碗”不再

月薪5000为何留不住公交司机?曾经吃香的“国企饭碗”不再

 工作辛苦压力太大,成了不少公交司机逃离的原因,他们这样形容自己的生活——

起不完的3点半,吃不完的半截饭

杭州公交三公司副总经理王波坐在他的办公桌前,向记者比划了两个数字:42和33,手势背后是紧锁不展的眉头。

42,指的是火车东站启用后涉及的4条常规线路、3条夜车线路需增加42个司机。

而事实上他们从6月份开始招人,到现在只招到了33人,仅火车东站这个缺口都填不满,更别说城西银泰城开业后需要增加班次的人手了。

这两个数字,让公交三公司上下都有种焦虑的感觉,因为今年公交三公司到现在为止总共才进了106人,但每年却有80-100人离岗。一出一进之间,映射出的是整个杭州公交司机的招工难——以拥有51条线路、836辆公交车,现有1643名司机的公交三公司为例,按照正常配比,它目前的司机缺口为170人左右。如果扩展到整个杭州,公交司机人数缺口至少是400人。

公交司机,这个曾经吃香的“国企饭碗”,缘何遇冷?月薪5000为何留不住公交司机?

方向盘背后的真实想法,我们从一次亲历说起——

凌晨2点夜骑20公里

只为4点半能把住方向盘

“不少徒弟刚来时以为只要4点半赶到雄镇楼开车就行了。没想到这么早就得起床,光这个,就让许多人呆了两三个月,就喊着吃不消闪人了。”

孙哲伟是92路公交车的司机,到今年,44岁的孙师傅已在杭城的马路上跑了足足20年。

常坐他的车,记者对这位长相颇与港星欧阳震华有几分相似的孙师傅,并不陌生。可当凌晨3点半,记者在拱康路公交停车场门口遇到骑着山地自行车、一身运动装的他时,依然差点没认出来。

孙师傅看起来像一个很专业的时尚夜骑族。可他却摇头苦笑着指指眼角旁的皱纹说:“这都是被‘逼’出来的。”

92路南起雄镇楼、北至古荡,首发班车时间是凌晨4:40。也就是说,负责早班的孙师傅每天要准点在4点40分到达雄镇楼。可因为92路车每天停靠在拱康路公交停车场而且发车前需要检修,因此孙师傅得每天凌晨2点起床,骑上20公里来到拱康路。

“发车前主要是检查和清理。特别是检查,既要经验又要细心。”

记者问:“这样的检查隔几天要进行一次?”

孙师傅摇了摇头,加重了语气:“每天都要,一定要检查。像92路的公交车,每天晚上11点多才进场,部件损耗很大,凌晨这趟保养格外重要。”

开车时不敢喝水

吃饭时间只有5分钟

起不完的3点半,吃不完的半截饭。这是杭州公交司机圈里的一句顺口溜,虽然未必精确,却是公交司机的一天写照,时间对他们来说,真的是挤出来的。

凌晨4点40分准时发车,可一趟还没开完记者就遇到了不小的尴尬:尿意袭来,却无地解决。好不容易捱到终点站古荡,已经憋得满头大汗。孙师傅挠了挠头,感同身受地告诉记者,公交司机在车上很少喝水。“公交司机只能在两个终点站下车稍事休息,时间只有5分钟,所以连上厕所都要提前计划好。有时候遇到堵车,才是最难熬的时候。”

不止是如厕,吃饭也是大问题。6点40分,孙师傅早早开了两个来回,顺利抵达古荡终点站。一下车,孙师傅就带着记者直奔站内的小食堂。大多数司机吃的都是葱油拌面,原因无他,出锅快,吃得也快。

5分钟内狼吞虎咽,匆匆忙忙又得再度上车。孙师傅笑说,由于道路拥堵,常常到吃午饭时已是12点多,因此不少司机的肠胃都不好。“有时候出车时间到了,哪怕吃到一半,也只能丢下就走。对我们来说,吃一趟食堂的午饭,就意味着白天遇到了难得的好路况。”

如果论公里算,孙师傅每天上班行驶的公里数约为120公里,并不算多。但这120公里却要经过解放路、浣纱路、延安路等一等一的繁忙路段,往往要到下午1点才能下班。孙师傅坦言,如果不是老司机,光这一路上为了应对各种道路情况,踩离合器都能踩到腿酸。

亲友埋怨“断六亲”

作息时间成了“恋爱杀手”

这份工作最累的地方,在孙师傅看来却是在心里。自公交车变为上车投币后,司机们要承担起售票员的角色,心理压力陡增。

“比如说车内温度吧,就会经常有人要求调高,有人要求调低。”孙师傅说,乘客们的要求千奇百怪,有些人的脾气还特别冲。

“这份工作的作息还会让人与亲戚朋友格格不入。”孙师傅说,自己的小姑就埋怨过,这份工作“断六亲”,节假日压根没有走亲戚的机会。

“我带过徒弟中有几个是有女朋友的,几乎都会抱怨连谈恋爱的时间也没有。”由于上下班时间和一般上班族不同,几乎让这份工作成了“爱情杀手”。孙师傅自己的妻子,也是吃了“窝边草”得来的——他妻子原本也是一位公车驾驶员。生下女儿后,还是公司特意做了安排,让她换成了文书工作,这才算勉强解决了“孩子问题”。

“晚上大概新闻联播看完,就得睡觉了。”看到记者在看《爸爸,去哪儿》的新闻,孙师傅苦笑说,像这样的娱乐节目,已经十几年都没看过了。

●开着“爱情巴士”的沈伟娣:

有些女司机委屈得流着泪开车

说起女公交司机沈伟娣,乘客并不陌生,她和她的“创意55路”,只要逢元宵、端午等节日,都会玩出点喜庆的新花样。

可开着“爱情巴士”的沈伟娣,却也常常因为乘客的不理解觉得心里委屈。

“这样的例子太多了:新塘路严家弄口,上来一名女乘客,刷的是学生卡,可年龄和打扮,怎么看都不像。”沈伟娣很婉转地告知,不是本人的卡,不能用。

“我用我弟弟的卡,怎么了?”女乘客指着沈伟娣的鼻子,一下就嚷开了。挨了骂不说,下车后女乘客还是不依不饶,拿着手机对着沈伟娣一直拍。

事情虽然过去了,这个插曲,却让沈伟娣越想越委屈,“那一天下来,心里被压得重重的。我听说过有乘客要中途下车,司机不同意遭两耳光;也听说过女司机曾因公交车费被乘客骂得边开车边流眼泪,一直忍到终点站,才放声大哭……”

●外聘司机贾文涛:

租房跟着线路跑,外地司机压力更大

今年43岁公交车司机贾文涛是山东人,来杭开公交车已经8年,现在是快速公交B1线的司机。

开公交车之前,贾文涛开过货车、跑过长途。上个月的工资加上4天的加班费,贾文涛拿到手一共是5600元,他坦言,还算不错,但和本地司机相比生活压力还是相对大些,尤其是杭州的高房价,距离买套房子的梦想,相差了一大截。

在杭州开了近8年公交的他已经换了不下三处住处,“几乎每次开车的线路调整,就得换一个住处。”

说起身上的压力,还有一重来自公交集团内部条条框框的考核,以及冷不丁从马路上冒出来的巡查车,像一道“紧箍咒”,让贾文涛时刻紧绷着,“比如斑马线让行,有时候行人站在路边其实是在打车,我们只能先停车再起步,但又会生怕让巡查人员误以为你没有礼让。”

●转行开旅游大巴的刘师傅:

和开公交比,现在跑得通气,也没那么累

刘师傅原本是公交司机中的一员,但开了两年多,他跳槽开起了旅游大巴。

“凌晨4点就要起床了,上班的8个小时,神经都是绷着的。不像其他工作,中途可以打个盹儿放松一下。”说起当公交司机的压力,刘师傅直摇头。

刘师傅说,做公交司机时,有时心里常常憋闷得很。“有些乘客一上来就骂我,说什么噶慢的等等,我跟他解释前面出事故了,他还要继续骂,而且说话很难听。”

归结到工资上,刘师傅说自己现在每月到手三四千元,“比起开公交可能稍少一点,但那时的四千多大多是加班加出来的,一个月休息3天才这个工资。现在相对轻松一点,而且路上跑得通气。”

刘师傅说,许多和他一起跳槽的公交司机其实想法都很相似:这一行太辛苦,睡得少,工作时间长。“有A1、A2驾照的人本来就少,他们可以选择开快客大巴。而要开公交车还得培训一年半到两年时间,才能拿A3驾照,这两年时间只能拿基本工资,很多人觉得不划算。